一时寂然,只身后的帘帷被人突然拉开。
    贸然暴露在有些古怪的氛围下,南珠不明所以,只对着从那沉寂中脱出神色如常的乘务长,摇了摇头,道:“没有。”
    “哦!”忽然,那位方才连接WiFi的空乘像是发现了什么,压着双眉看向乘务长,惊恐地道:“我想起来,这个视频突然消失,会不会是因为飞机起飞飞行模式的缘故,也就是说,那个人会不会也在飞机上?”
    “可是视频已经上传了,不存在开启飞行模式就显示删除的。”她身边的空乘道。
    情况有些僵硬,程乐儿闪烁了几下眼睛,只突然略高声音地提出另种怀疑,“要是视频正在上传的话!”
    焦躁地气氛突然凝聚起来,所有的压力随着旋转集中于乘务长上,她凝目忖度,只在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微微侧身,看到稳步从最前端驾驶舱走来的白衣观察员,她转回头,道:“既然有了怀疑对象,考虑到乘客的安全还是要试一试。”
    “什么?”来到跟前,身肩宽大的观察员不明就里地看着大家问道。
    侧头看着隔壁座播放提前下载的电视剧,听着窗外雨声随着飞机轰鸣发出的细碎白噪音,在工作日几乎平静的飞机内,掠过削薄的肩膀,从前面空着的两个座位间,两个穿着制服的空乘从走道前走来,停在一位乘客前。
    “你好,请问你是李成伊吗?”
    “没错。”
    “不好意思,因为飞机安全的缘故,我们可能需要检查一下您的行李,希望您能配合。”
    调制昏暗的光线,一些话语不经意地掉入耳膜,眨了下盯着极小手机屏幕看的疲惫眼睛,陈鸣惜转头,从空乘身后衣角侧过的靠着座位看向走道上正在交谈的三人。
    “为什么。”
    坐在座位,昂头面对面前笑容礼貌的乘务长,李成伊侧目看着座位的乘客,笑着抬起眼睛,像是感到堂皇地平静道:“飞机上这么多乘客,为什么只单独打开我的行李?”
    “如果您建议的话,我们可以单独查看,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挂着抱歉的笑容,乘务长语气柔和,想要商量地低声道。
    “不行。”脸上挂着皮肉牵动地笑,沉寂的双目看着面前莫名围上来的两人,不待任何商量的,李成伊挂断拒绝,“虽然我也想配合你们的工作,但是你们这样让我很奇怪。”
    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冒昧,乘务长保持着笑,还想继续沟通地尝试性解释着。
    歪着脑袋,陈鸣惜靠着左侧的扶手,望着过道上似乎起了争执的三人。
    四周起了骚动,有人拿起手机拍摄起这一幕。被吸引的,靠窗的乘客也摘下一个耳机,好奇地朝前边望去。
    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陈鸣惜观摩的,歪着身子看着这一幕,只目光稍微抬高地向更远处瞥去,在最前端的帘帷悄悄掀起的一角,两个见过的姐弟面孔从帘帷后露出的,关注着这边发生地冲突。
    突然,那帘帷被掀起,一个身形高大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直直地走了过来。
    于李成伊与乘务长看过去的目光,他目的明确地停在两人前,只在有些轻微颠簸地灰暗机舱内,扭头看向李成伊,道:“现在是在飞机上,还请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行李箱。”
    “为什么?”李成伊仍旧笑着,在飞机外暴雨中昏暗的光线下,随着周遭停下手中动作投射来的目光下,压着平静语气难以掩盖地强硬态度,他笑着,问:“你是警察吗?”
    “我是飞机观察员的吴则绪。为了飞机安全期间,李成伊先生,您有义务配合我们的调查。”
    极低的声音压着没法拒绝的语气,高大的身躯带着一种压迫的让人没发忽视。
    “调查?”可听到他的回答,李成伊全然没有被压迫的感觉。
    他平静到极点,如一团死水的目光直直地凝视着他,一声轻笑只随着肩膀颤动从口中发出的,在无数道目光下,他收敛起全部笑意,仿佛只是从洗手间出来般平常的,抬手整理了下外套的靠回了座椅。
    “提醒一下,如果不想被投诉的话,你们还是不要来打扰我,吴则绪先生。”他微微转头,一字一句,平静到轻蔑,道。
    “你在说什么!”
    可这嚣张话语传到耳中像是点燃爆竹的火星,一下子,低沉地怒声骤然响起,那穿着白制服的男人猛地朝前抓住了座位上的李成伊衣领,在一阵骚动激起地呼声跟身旁乘务长“快放手”的话语中强硬将人抓起,一连串极快发生的碰撞,将一切沉寂打破。
    可李成伊根本不怕。
    他抓住那生生勒住他胸腔衣领的粗壮手臂,阴暗、仿佛陷着无尽尖锐的疯狂念头完全搅和在一起埋在那死寂的黑暗之下,昂头看着那用力压着上眼皮、青筋暴起的观察员,甚至带着对方被暴怒情绪操纵地恶劣兴奋,他略略喘息,在直逼双方极近距离的混乱下,道:“很有趣吧。你以为自己是阻止灾难的英雄嘛。你担得起这个后果?用你的人生?”
    那声音压迫在被飞机包围极为有限的空间之中,燥热的空气夹杂在灰暗的空间与各种刺激神经脉搏的声音之间,身后的人只瞧着那混乱中心的灰色背影与几乎被火气淹没的、高大的观察员的对峙。
    只在那几乎只有对方可以听清的声音下,甚至一旁阻止他冲动的同事的呼唤都被那刺激怒火的话语化为混乱的从耳边闪过。
    “混蛋!”他实在忍无可忍,抬起另只手臂,一拳上去的打在对方的脸上。
    硬生生挨了一拳,李成伊几乎随着那力气朝着前座的靠背摔去,身体被一阵眩晕,脸侧肌肉骤然下凹的被一股灼热包围,身座乘客被吓住地小声说了句“还好吧?”
    他背对着那施暴者,摇晃着勉强站起身体,回过身的,瞪大眼睛,看着围过来的乘客和捂嘴惊讶的空乘,抬手指向他地控诉道:“看!是他动的手!”
    “这个疯子,叫吴则绪是吧!为什么叫这个疯子在飞机上!”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发生了什么?”“怎么打起架了?”“真是糟糕。”
    从前座间的缝隙,一只被双手托着的白手机突然对准他的凑了过来,李成伊喘着气,看着那手机靠近的,只抬起将它推动的,将那正在录制的镜头对准那背对窗外大雨、被空乘牵制拉住、喘着怒气、身后也被一个个手机对准的高大男人上。
    左边,靠着靠窗座位,被前端吵闹吸引的,拿着活动稿不停重复记忆的大叔只抬起头的朝着前面右侧走道混乱的人群看去,
    一群人围在一起,一堆人不知发生什么的议论纷纷,他努力扬起下巴,想要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只在人群外的,根本搞不清状况。
    放弃的,察觉到隔着玻璃夹在飞机引擎震动的轰鸣声中的淅沥声,他只随着那声音毫无察觉地侧脸,只一扭头——
    “喔!吓死人!”
    窗外,暴雨拍打玻璃,大片浓密乌云极低悬在窗外,暗墨似云层黑黝黝一片,厚重的云层几乎在极细微的翻滚间露出一丝刺眼电流的,将他们隔绝在一片封闭的雷电之中。
    “什么啊。”那大叔皱眉,掏出关机了的手机,开启的屏幕显示着两条动态云线,“不是说天气良好嘛,见鬼。”
    舱外,极度拉远在云层上的阴暗云层间,极小的飞行体航行在恐怖暴雨大雨间,周遭极快旋转的可视度被压在逼近安全线的边间,掩盖无声劈下的闪电。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