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对劲。”
    面前彤云密布打在玻璃逐渐增大的暴雨,坐在右边驾驶座上的副驾驶扭头看向同样察觉变化紧急翻看此次飞行报表的机长,“要不要爬升高度层?”
    “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们已经在雷暴区了。”他翻着手上的报告,扭头在被暴雨包围的空间内晦暗的光线下看向一旁的副驾,只抬起手臂向右伸长的在操控台摁下了按键,对着在耳边的耳麦呼唤道:“CH  SKY  CA1232呼叫沄市中控台,我们遇到雷电区,准备爬升坡度,紧急返航。”
    话音刚落,在冲开暴雨飞行的隐隐轰鸣中,面前的仪表盘亮着蓝色灯光,正在飞行的飞机导航路线显示在盘上,在等待间,从耳麦内传出声音即将响起的丝丝电流,随之一道因为信号缓慢短暂迟疑的声响在耳麦内响起。
    “已经进入雷电区了吗?”
    抬起对讲机,下巴留着剃掉的胡须地淡淡青痕,机长道:“没错。”
    随后在中控台的一声应答,放在两人中间的传输机突然响起运作声响的吐出了一张温热的报告,拿起那份报告,他目光上下扫过,捏着一角递给右身伸出手臂接替微微从座位起身的副驾,随之拿起右边连着旋转黑线的扬声器,说完一段话语,等待片刻,慢慢的,他推上拉杆。
    随着推动,布满数字符号的仪表盘指针轻微颤抖的向右旋转,一个明显爬坡的推背感。
    视野随着正面光线、背面晦暗的两个驾驶员间的操控台向后拉出控制室,持续后移,一股失衡的上翘弧度的,从走道弯腰准备的厨房区、从坐满乘客的头等舱、商务舱、经济舱不断后拉,于最末段一扇窗内飞出的,是正在向劈开雷电、撕裂天际的暴雨中倾斜上升的飞机。
    这混乱发生得突然,像是一串蜂蜜足迹招惹来了大群蚂蚁,于众多人注视的目光相同,陈鸣惜歪着头,目光微沉地看着事态的发展,一丝怀疑如不易发现的蜂蜜脚印,她扭过头,向身后走道关闭着的洗手间门看去的,缓缓的,收回目光。
    “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一道清亮的女声从争执中的左侧响起,有些不明的,阻拦住的乘务长和空乘向这边看来,只见穿着一件利落夹克、扎着低马尾的女士单手插在臀后兜内,朝这般走来的瞥了眼在座位间被众人关切的年轻人。
    她抬起目光,左右扫过稍显犹豫互相看着的两位空乘小姐,以及那位双手叉腰的观察员,如常目光定在年龄稍长的乘务长前,微微低下眉目,她左手从兜内掏出一张证件,道:“我是沄市特别调查处警员陈鸣惜,这是我的证件。”
    一见她的出现,李成伊几乎一下便反应过来的,捂着红肿的左脸,只瞪着微红的眼睛,像是被恶意袭击的受害者,指着站在最后的吴则绪道:“你来得正好,这个家伙疯了,快点把他抓起来!”
    将拿出的警员证件放回口袋,听着那指控,陈鸣惜扭头看向站在两个身着蓝色空乘服纤细高挑的空乘最后却依旧庞大的吴则绪。
    她目光依旧以切入的对话人为中心,看着那位在争吵前率先登场的乘务长,开口问道:“事情我全看到了,为什么要调查他的行李?”
    这似乎是个无法明说的由头,被她如此质问,乘务长略显犹豫地抿了下嘴,“是因为一则传闻。”
    “什么传闻?”陈鸣惜问。
    突然,一个坐在最前端的女人惊恐地端着手机、捂住口鼻,在有些嘈杂的人声中提高声响地道:“网上说,有人要炸毁我们乘坐的飞机!”
    瞬间周围的乘客被她这话激起更高的议论,一层难以控制的让人恐慌的情绪瞬间传播在被大雨包围的封闭空间内。只在乘务长藏着难以言说的不安的目光下,吴则绪率先做出选择在嘈杂中向站在座椅空隙间的李成伊道:“把你的行李箱打开。”
    “干嘛那么执着,混蛋!”被他那难缠到厌恶的执着激怒,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踩着右边座椅暴起的一下扑向面前的男人,只随着缠斗在一起的惯性向最右侧座位打去。
    周围乘客尖叫、惊呼瞬间避散开来,那站在后排稳定的画面手机被撞得模糊的胡乱颤抖拍摄着面前厮打一团的混乱场面——
    上面极力阻拦的头发被网绳团住、纤瘦的蓝色制服背影高声呼唤想要让缠斗着的男人停手,几个乘客慌张的站在座位间想要阻拦地吆喝着,“快点住手!”“冷静点!”“把他抓住!”
    昏暗的光线,青筋暴起的侧脸,极力阻拦的乘务,瞪大双眼惊惶的乘客,以及那同样对着昏暗的镜头下,在镜头内极为清晰的厮打在一起的高大男人露出侧脸的将穿着休闲西服的青年一把摁在对面座椅上。
    在能隐约听到外面争吵的走道,南珠小步跑到堵在出口的程乐儿姐弟身后,轻轻拍了下他们肩膀,在他们回头看来之际,道:“快点坐下系上安全带,要升高了。”
    处于劣势,那胡乱挥舞的双臂极力反抗的摆脱着死死卡住衣领的手,只在更多的乘务见状从两侧走来的,广播的声音完全压在人声鼎沸的混乱之下的,混乱、嘈杂、嘶吼与尖叫在暴雨飞行的密闭空间内混为一滩,只随着飞机突如其来上升的巨大惯性下,一种完全无法用主体抵抗的推背感将中间舱位推起颠翻倒覆的惨叫。
    玻璃外滑过细密雨线向上空航行,将那经过巨大的翻滚雷云如劈开大地般极大压迫的紫红雷电丝线旁经过,昏暗到极致的舱内,被颠簸的乘客只狠狠摔在靠背、地面,又随着倾覆力,将顺着走道下滑的皮肤在地面蹭破一层皮肉的摩擦起炙热痛感。
    尖叫、轰鸣、暴雨、冲击混为一滩的,在那无法听清的广播下结束。
    猝不及防的充斥带倒那在纷乱旁昂头看向广播的陈鸣惜,她随着那失控跌倒,疼痛感瞬间侵袭,眼疾手快,她只在飞机一阵颠簸差点向下翻滚的伸臂用力扒住焊得牢固的铁架,随着那一个劲向上冲开暴雨的惯性咬牙坚持,她扬起脖颈,正好看见那一下跌倒在地,无法控制地向下翻滚的空乘发出被众人淹没的尖叫逼近眼前。
    “抓住!”
    立马,她皱紧脸庞,只左脚一个攀登向上找到脚掌稳定点,伸臂将那极快滑到跟前因为较快速度、陡峭坡度而惊慌失措的空乘手臂,就那么一瞬间,她险些被惯性带下的被人死死抓住。
    其他人紧闭眼睛毫无心理准备的在雷光电闪形成的究极灰暗中感受着那上升,陈鸣惜低头,见那空乘以一个摆动的弧线向她身后滑去,生存欲在恐惧中勃发的抓住了旁边的空座椅,又挣扎着爬起的坐到座椅,喘着心有余悸的呼吸,扣上安全带。
    亮着静悄光亮的封闭洗手间,只在飞机向上冲锋的一阵气流影响的颠簸下,那被打开一角没有被安装稳定的塑料灯罩“咔”得打开一角,从那狭窄缝隙间,在一盏嵌在内里的小圆灯内随着光线一点点拉进的,露出那被塞在晦暗凹槽,附满可燃纸线的长管爆炸物。
    事故顷刻发生的,在灰暗随着飞机趋向平稳透出一丝能看清周遭的光线下,陈鸣惜扶着座椅,勉强站起身体,可刚刚站稳,头顶便传来低沉的、让人正颜厉色的发怒声音,“这是什么!”
    瞬间,她警惕抬头,一抬头便看到吴则绪单膝跪地,右手抬高的撑着在地上已经打开的行李箱,扭头看着右边捂着胸口喘息的李成伊,出声质问道。
    没去看左侧窗外变化的电光光景,陈鸣惜快步上前,经过从颠簸中反应过来心有余悸看过来的乘客和从前方安全过来蹲下关心受伤同事的年轻空乘,她蹲在行李箱一旁,看着从装着一份的真空袋下翻出的几个黑色塑料零件。
    “线路板,信管,计时器,”她皱着眉一个一个言道,只感到奇怪的,抬头看向吴则绪,“没有炸药,是假的炸弹。”
    “没有炸药?”眉头下压,像是对这结论感到疑惑,吴则绪低头,用那在打斗中手背擦伤的双手翻动那些行李。
    微微垂着目光看着他翻找,一道模糊身影只在清晰的吴则绪后站立,陈鸣惜向上更高的抬起视线,只看到那年轻男人紧紧盯着迫切翻找的吴则绪,目光疯癫的藏着难以掩盖的兴奋。
    察觉到不对劲,她微微沉下脸色,只看向粗壮胳膊在白制服下摆动翻找的吴则绪,正要开口提醒的,身后两侧舱座走道间隔的位置突然发出一阵像是蜜蜂共振的细碎声音,刺激着头皮发麻。
    陈鸣惜正准备回头去看,只飞机触碰气流引起一阵不定晃荡的,她抓住右边座位,正当她做出一个抬头看去的动作,“轰隆!”一道极轰耳的爆炸在眼前发生的,压着一阵刺痛皮肤的无声冲击,直接将她连着脸侧发丝在极短发生的瞬间冲击在地。
    -
    此部分剧情需要,勿当真。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