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单人座位,空乘扣上安全带,全员坐定,极强的推背感伴着加速的轰鸣声,身体的晃荡,恐怖暴雨下的大火映照在每个人脸上,只随着冲开雨幕的冲击,皱紧眉头的,在极大的压迫下,感受着悬于半空的失衡。
    汽车极快地驶入楼前停车区,从汽车上下来,一路奔跑,两人从满是记者的大门挤入,从大厅奔跑到电梯,食指连续摁压圆形按钮,在其中一个电梯“叮”地一声的到达下,两人不由分说挤入的,一下推开了塔台控制室的大门。
    破门而入的声音一下吸引了大家注意,只在极短暂的注视目光下,一个正单手撑着桌子跟坐着的安全员弯腰交谈的男人扭头看来地起身靠近,问:“你们是谁?”
    “他们决定滑行到新加坡机场。”
    “没有权限,进入新加坡领空会引起紧急警报的!”
    站在平台稍高的大门口,听着他们一来一回的对话,曹大益顺着目光朝右面的大屏幕看去,飞机的种种数据显示在上方,那正在飞行的飞机航线随着俯视地图变动的风向一点点挪动的,已极为接近目的地。
    “他们没办法在新加坡降落吗?”他扭头看向那上前的男人,没得到他回应的,他只向前看向那站在一群人间像是某位大人物的男人。
    毅然决然的,他稳步上前。
    “刚才说的那是什么意思,他们难道要被驱赶处境吗?”
    那个男人见他向前就要出声阻拦,孙庆只先一步拦住他的,抬起警员证。
    看起来并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曹大益直视着那男人的侧脸,丝毫未退却的,一字一句道:“现在离机场就差一步,只要成功降落,八十多号人都能幸免于难,我不相信那辆飞机上没有他们的公民,仅仅是为了一个人,都不该做出这么残忍的决定。”
    似乎对他质问中的某个用词感到反感,那男人侧过身,漆黑地目光毫不躲藏地看着他,“我们已经在于新加坡方积极沟通,如果他们要做出那种选择,我们没有权利干涉。”
    “请问先生你是哪个部门的?”旁边的秘书只见缝插针道。
    “我是分区派出所警员曹大益,这是我的证件。”曹大益掏出证件拿给他,目光只依旧望着面前的人,“每年全球发生了那么多起空难,明明我们能救援,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全部埋葬在深海吗?这不是政治斗争,哪怕是为了那一个人都该全力以赴。”
    “你是我们国家的警员,就该明白我们绝不会眼睁睁地让自己国家的公民牺牲,外交部已经在跟新加坡政府极力协商,只要一经通过,我们就会立即采取行动,实施救援。”
    “那样再好不过。”曹大益道。
    忽然,在他们对峙当中,身侧秘书的手机忽得响起,那秘书抬手接通电话,只听着手机那边片刻的声音,他眉目微抬,似有些惊喜的看向安全部部长,道:“新加坡政府同意了飞机入境!”
    言罢,没有一丝庆幸时间,那先生立即转身,“联系飞机!”
    得到指令,阶梯操作台上控制人员摁下按钮,对着麦克风发出呼叫。
    “CA1232听到请回复,新加坡方同意入境,请在原定机场降落。”
    “CA1232听到请回复。”
    “CA1232?”
    “哐!哐!哐!”穿越雷电的飞机只在一阵晃动中发出“哐!哐!哐!”震动手臂发麻的声响,似接近燃料底部,淋湿铁板表面只在暴雨中关闭了引擎运作,没有自主能动性,机翼整个展开的为了在风速中保持平衡,可随着一道要靠近聚集起风流的风眼中,整个飞机的乘客“啊!”了一声的被甩向了左侧,只在安全带的保护下,持续了好一会大脑缺氧的眩晕。整个机体在半空风筝般倾斜地险些偏离了航线,在只驾驶员极力控制着方向地几乎在原地打了一圈的,以极快地在空中航行的,逼近出现在云层下的与海洋接壤的一片城市。
    “下降!”
    飞行员耳边断断续续的传出新加坡塔台的声音,握着操纵杆,在一道道震得双手发麻之间,机长一点点地拉下黑杆,一个明显的调整方向的感觉,在摧枯拉朽有形的极速风流中,飞机俯冲地朝着莫大的城市直直地冲去,面前莫大的玻璃视线毫无缓冲地像要砸在视野逐渐变大的地面,在视线之中扩大出一道在上空看根本算不上长的跑道,就在弯腰埋在座位间的乘客以为要落下时,飞机却直直经过的,朝着天空跃去。
    一些东西在风中“丁玲桄榔”地砸在飞机上,冒着大火的引擎划出一道飞机经过的黑色弧线,飞机场内取消航班的旅客从玻璃外眺望到冒着火焰的飞机快速下降、滑行了一段时间、直接飞过的在空中绕了一圈。
    “能不能降下速度?”一个明显倾斜旋转地半空中,在极大轰鸣中,副驾道。
    “再来一次!”眼角青筋暴起,周庸声音极稳的,继续调整。
    顶住压力,机场内的乘客只感到身体在空中如做凌霄飞车般旋转到想要口吐,大脑的神经绷紧,在大雨风中的极不稳定的飞行,只在飞机再度做出降落却未果,“他们在搞什么?”“能停住吗?”
    陈鸣惜只靠紧座椅,感到心脏轻微不适的换了口呼吸,紧抓座位两侧着感受着飞机失衡地震动。
    只在机体下沉,极接近湿漉地面,像是一下砸在地上的,大家发出惊呼地随之颠簸了一下,又完全将他们顿起的声音的淹没,一阵尖锐地金属持续向前摩擦地面的尖锐响声极大的刺激着耳膜,又像是紧急刹车一样的悠长轰鸣淹没在其中的,与大家的尖叫混在一起的——
    “铛,铛,铛。”微弯曲的身体整个发麻的,周庸紧急摁下刹车按钮的,只在飞机轮胎像是与地面摩擦出火星,整个全知视角仍在极快向前滑行的,马上就要冲到尽头!
    “停啊!”不知是谁在驾驶舱内喊了一声,就在大雨中,停在远处的救护车、消防车目睹着飞机穿过雨幕极快滑行的,就要超出距离撞到建筑,那尖锐地滑行只在浸满水的地面留下极深印记的,与“哗啦哗啦”的暴雨中,随之金属停止地迟缓余音,堪堪地,停在了跑道的尽头。
    暴雨封闭的机舱,忽然下沉寂的舱内留存着劫难后的沉重呼吸声,极安静,甚至都在迟疑的探头环顾的。解开安全带,乘务长撑着身体在拿起传呼机的,靠近嘴边,感受着静默的身体内剧烈跳动的心跳,沉了口气的,她道。
    “飞机已到达新加坡,乘客们,请拿好行李,依次下飞机。”
    站在入口的空乘拉下把手,向外推开能自动滑动的沉重大门的,让一股湿漉的空气和清晰的雨声涌入舱内的,确定了众人。
    “到了?”“到了!”一声声疑问从座位间站起的人口中发出,随着那声音,陈鸣惜也睁眼的,看着已经纷纷站起拿下行李的人,救护车的声音也从敞开的门外遥远地传来,她也扶着靠背顶从座位间站起的,听着旅行团导游不忘提醒大家别忘拿行李和手机,一些提着行李箱的人已走到出口的,在淋着雨的空乘放下担架的,即便下着大雨也想赶紧远离的呼吸自由的空气。
    拉着行李箱,淋着一进入便浑身湿透的大雨,有些困难地从飞机上下来,进入已经来到坐上一些乘客的摆渡车,随着旅行团的人一同上了其中一辆,有些潮湿的碎发搭在湿漉的透亮皮肤上,在敞开车窗的位子落座,陈鸣惜扭头,在引擎启动微微颤动地车内,极大的暴雨阻隔着视线,随着一个个走上车的乘客坐满座位,启动转弯的摆渡车溅入水点的车窗内,看着空着的机场驶来许多救援车,穿着蓝衣的乘务长搀扶着李成伊下阶梯的被搀扶上了救护车,红色的消防车开到另外一侧组装着进行灭火,越向远处行驶,冒着的浓烟越浓郁,混乱地场景越明显。
    她能感觉到有人在拍摄这一幕的,准备散播到网上。
    车极快的到站,难得空荡的大厅内,湿漉漉的大家拖着行李、打着电话地进入到厅内,只遥遥地在一排排明亮地座位前看到一些散落地等待人影朝这边看来的,“妈!”身旁一身呼唤,一个绿色的身影就快步跑了过去。
    几乎在瞬间,大家一同反应过来的,加快了脚步。
    陈鸣惜看着身旁的人急匆匆地动作逐渐超越她的,她慢下步子,只看着两侧的人朝着等待已久的家人走去的,相拥在了一起,哽咽地说着话。
    “没事吧小乐?你还好吗?小允呢?”
    “幸好没事,幸好没事!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爸爸!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行李轮胎滑动的声音逐渐缓慢,陈鸣惜眨了下眼睛,只看向站到一旁给家人打着电话的导游,没去打扰他,她目光稍微挪动地朝着更远的空间望去,瞧见办理手续的大厅内挤着一些刚下摆渡车的乘客,在围着机场的安保、工作者和像是负责人的人索要一个说法,期间还出现了几个拿着摄像拍摄的记者,拥堵在一起的,造成了一个不小的喧闹。
    有着说着要等警察过来,有人说不能离开要等待遣返,有人说要有人承担责任,还有的说要打电话给领事馆。
    被暴雨隔断的阴暗的清冷大厅内隐隐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她向大门外看去的,只瞧见一辆救护车从右后驶出的在大雨中离开了机场,随之交替的是两辆黑色公务车,在稍远的减速带颠簸了一下的,驶到了避雨檐下的停车位。
    在说着普通话、英语和方言的各种语言中,大致猜到了,来的是领事馆的官员和本市的市长。
    她压着眼眸,静默地站在那里,劫后余生的喜悦没有,反倒是一种更糟糕的感觉蔓延了上来。
    -
    第一个案件单元结束,哒哒!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