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当然当然,我会转告她的。”
    办公室内,接听着座机电话,门外“叩叩叩”响起敲门声,急忙对电话那端说了句“有人来,过会再打给你”,放回电话筒,局长抬眸,道:“请进。”
    听着里面的回应,推开办公室的门,穿着便服,陈鸣惜一进屋,就看见局长将一本蓝色文件夹放进右手抽屉地看了过来。
    “长官。”假装没在意,她翻身带上门,轻轻问好了一声,向里走到办公桌对面,在局长伸手示意说了声“坐吧”,便坐在了旁边黑皮的座椅上。
    “你知不知道我叫你来是做什么。”一只手横向压在身前地桌上,局长保持着存放时的倾斜方向未变,微微笑着,问道。
    刚在位上坐定,听对方这么说的,陈鸣惜摇了摇头,看着她道:“不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电话来投诉你。”声音依旧轻巧温和,局长目光下沉,又问。
    眉头微蹙,微抿的唇角两侧肌肉向上微扬,陈鸣惜依旧看着她,又道:“不知道。”
    似知道她会这样回答般,局长只眼睛向下用力地眨了下,身体略略向后靠去与桌面拉开距离,横向压在桌边的左手微微握紧,考虑地低头,嘴上道:“迫于上头的压力,我打算把你调到基层工作两年。”
    这话刚落地,陈鸣惜瞬既露出错愕神情,她张口便要解释得想要说些什么,局长只伸出一只手打住她的,说道:“不过不用担心,我有考虑过,你在基层历练两年,回来你还是特调处成员,等再干几年有了一些阅历,我就升你为班长。”
    话头抛给陈鸣惜,她顿时有些难做地抬了下眼看向桌对面一身深色制服的年长局长,不情愿地情绪充斥在眉宇间,她满是拒绝的目光落下又抬起,只微张的嘴巴吸进一小口凉意,道:“我想在特调处继续做。”
    “我知道你舍不得这里!”从座位上起身,背着手,从左侧桌沿缓步走来,陈鸣惜昂头看着她,听她道。
    “你从警校毕业就一直留在特调处,是警队难得拥有荣誉服务勋章的优秀人才,连破两起大案的神勇女干探,可就是因为上次飞机恐怖袭击事件起了争议,上头本来想把你调到西郊当交通警察,是我极力推荐才有了你去派出所工作的机会。”
    陈鸣惜一直仰头看着她,认真地听着她说话,只在她走到她的身后,那声音转向身后传来,她的目光从最左侧挪到最右侧,在要她回应地地方,她轻轻点头附和了几声,只在局长停在她的右边,一只手随着微微弯下的身体压在她的肩膀,与她靠得极近地低声道。
    “我可是力挺你的,等你回来,我就推荐你为高级督察,到重案组去管理那些警探,不到三十你就能成为咱们警队最年轻的督察,四十岁就能当成总督察,不,三十五岁就能。这是多好的机会,你可不要让我难做。”
    可还是拒绝的,她道:“局长,我想我升不了那么快。”
    “嗐,年轻人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像是不得不迎的局面,短暂地落下眉,脑袋极速转动的去思索这件事,眼角余光只捕捉到一道身影从左侧经过,算着日子,她又有些心动,仅在极短时间内下了莫大决心的,抬头,道:“好吧,局长,我愿意服从安排。”
    “这就对了。”声音中带着黏腻的笑意,把右侧抽屉打开拿出那份文件,从摆着文档、茶杯、公章的桌面经过,局长递给她,“在这里签上名字,后天你就能去报道了。”
    “这么快?”
    伸长手臂双手交过,陈鸣惜拿过那份文件,有些错愕地说句,打开蓝色文件夹,最上头只赫然印了五个大字的——调职申请书。
    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她抬头,不情愿道:“那我明天还要来上班吗?”
    局长笑了下,“放你一天假,让你好好安排生活上的事情。放心吧,到那边好好表现,这位子一定留给你。”
    “只怕我出去简单,回来难。”
    有些无奈的,陈鸣惜拿起笔,只看着那需要填写名字的地方,狠狠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陈,鸣,惜。
    浓密树荫摇动,清爽鸟鸣随清风入内,日光于敞开的宽大阳台门落在地面,像是从左侧墙壁横隔面出的客厅,穿着日常服饰,长发扎在脑后,一些零碎的行李被摊开的堆积在地面,弯腰身体用力推动桌子调整位置,端着花盆从客厅直直横过摆在阳台喷水,靠近近距离用麻布擦拭冰箱上的灰尘,弯腰拿着拖把从阳台拖到门口的。
    超市内,单肩包压着右肩,推着购物车,走在超市靠墙一排冷柜前,陈鸣惜拿起两瓶不同品牌的新鲜牛奶的对比着不同。
    站在电梯内,“叮“得声,电梯向两侧打开,提着购物袋经过公寓一侧露天阳台一侧公寓门的走廊,走到自己公寓门前。
    陈鸣惜左手提着购物袋,另只手弯曲的伸向包里寻找着钥匙,只在取出钥匙,发出一阵清脆碰撞的,她把钥匙插进锁芯,只在手掌旋转,钥匙扣进锁芯发出的一阵细微动作中。
    “你住在这里吗?”
    一道男声从右侧忽得响起,于她的眼角形成一道阴影。
    推开门的动作略微迟疑,顺着那声音,陈鸣惜转头看去,视线只隔着两道门的墙壁空白区域,落在那缓步走来、双脚并起站定、位置又恰巧是那隔壁房间门前的李成伊。
    含着的笑牵动嘴角肌肉,漆黑瞳孔透不出一丝光亮,昼白灯光从高处打在侧脸,他笑着,目光幽暗地望着她。
    “真是巧啊。”
    像是教养极好的人,像是性格稳定的人,语气平缓的,带着一丝与邻居问好的友好口吻,站在那里,李成伊一动不动地道。
    面上覆上一层凝滞的沉寂,轻松地神情微微沉下,完全没预料到的人出现在面前的,她看着他,压着眉目,几乎做不出任何回应。
    李成伊也不说话,
    通亮的白光将走廊上的两人包围,夜间的暗光攀岩到交汇的视线,在一度沉默中,他笑着,毫无反应的转过身去,只对着面前的门摁下指纹的,在一道智能机器解锁的声响中,推开房门,陷入漆黑内里,翻身,合上门扉。
    静默的,一道风感从身后徐徐吹来,脸上表情全然消失,瞳孔随着思考在眼眶中不安移动,像是天大的笑话般,她肩膀耸动,感到极度荒唐的,“呵”,发出一丝冷笑。
    在横向静寂的长廊上,陈鸣惜推开门房,在一道屋门的闭合声响中,进入房间的,彻底消失了空无一人的走廊。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