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大的梯形台阶座位,坐在较高的位子,靠着不算柔软的座位靠背,讲台上,穿着黑色制服的师哥拿着话筒播放着PPT。耳边是那师哥的声音,百无聊赖的,陈鸣惜目光有些凝滞地听着那算是伴奏的声音。
    从演播厅出来,跟着一同参加培训的同事沿着挂满各种事迹的墙壁观摩地缓步走过。
    在一件宽阔明亮的房间,微微侧着头,跟站在一起同事看着演示各种处理事故的搏斗情况。
    夜晚降临,玻璃门前贴着很多食物宣传的小标语,结束完一整天的培训,终于可以放松休息的,一群人聚集在一家路边装修干净的小店里。
    “辛苦了。”“辛苦了。”
    一长桌人,在杯子里倒满果汁,陈鸣惜微微合上一杯的,看着一桌子人几乎都是认识的,放松下来地喝起一点点度数极低的酒水,右边坐着几个男同事,靠墙的对面坐着一位年轻的女同事,她只笑着,夹着摆满一桌子的菜,时不时迎合几句地看着他们聊天。
    下班的午饭时间,小饭内几乎挤满人,空调在背后墙壁吹着冷风,吃到一半,一些人的连微微发红的,脱掉外套几乎只是吃饭谈话。
    脸上的笑在一天的消耗只能微微做出简单的反应,吃了几口的菜,到最后一只手撑着下巴,她神情极淡的看着大家,在她需要说话的地方,用力闭合眼睛点头,简单地回应了几个“还好。”“不知道。”“我听他们说是那样的”。
    在他们谈起那起航空案的时候,她稍微打起了精神,在大家探讨热烈的中途投射来的目光,她表情终于有些松动地说,“我也在等消息。”
    也许是群只见过几天面便凑在一起吃饭的成年人,保持冷静矜持的谈话间吃着碗得饭,伸筷子夹几口菜。
    聊着聊着,旁边一桌的人吃完的纷纷起身结账地离开,空下一个桌子,非常忙碌的服务员从后厨赶来的熟练清理,被吸引去注意力,靠着仅到背一半的靠背,脸庞随着目光侧过地关注着服务生清扫的动作。
    在服务生拿着抹布进行最后的擦拭后端走一沓盘子,她视线略略抬起的,注意到那面能看见过路行人的玻璃墙壁。
    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预感,让她稍觉疑惑地使后背背脊发麻。
    在她顺着那感觉,更向后的眺望出目光,看到的恰巧是刚巧推开店门走进来的一堆人影,随着他们完全投入朋友间相处的聊天中,一群与穿着日常服饰完全不同,几个身形高大的、穿着西装衬衫的男人像是来过许多次的走进了小店。
    远远的,能嗅到一股很浓郁的精致香水味。
    一瞬间,一种别样的感觉充斥在心中,她有些排斥地转过身,可身旁的同事向他们投出视线的,对面的女同事边不忘夹起一块肉塞进嘴里,朝旁边的人问道:“是同事吗?”
    “今天有很多人到这边来参观培训。”紧挨着的男同事向后眺望的回过身,说道。
    是同事啊。
    有些不自在的,面朝着他们,目光却没像他们看去的落在桌子边角的视线,有些模糊的余光只注意到他们一个个的在身旁空下的长桌落座。
    陈鸣惜微微侧着脖颈,右手在耳后摩擦顺滑皮肤,注意着同事的对话,只在听到是同事的可能性,抱着有没有熟悉的人可以好好相处的心理。
    她故作出神地不定目光只在一转间忽得抬起的,看向那其中坐在角落,听着同事开玩笑,只抿着嘴开怀地笑着的边渡。
    是他?
    大脑快速反应,心脏像一刹走错了拍子别了脚,投去的目光顿显堂皇地紧急拉回,完全没料到他在那里的,连着呼吸都灼烧的,她稍显慌张地眨了下,只在一抬眸,发现对面靠墙的女同事不知何时观察她的问了句,“怎么了?”
    全部慌乱的感受瞬间静了下来,牵动僵硬地面部肌肉,陈鸣惜笑了下,“没什么。”
    可当她说完这话语,目光却还是被那在身后隐隐发作地期待带动的,朝着左侧抬起看去,闯入她眼中的,是那颈间带着蓝色工作牌,一件合身白衬衫的微微笑着坐在那边渡。
    她眼中的笑意褪去,明明靠得极近,可她又感觉分外遥远,只看他一眼,她却觉得用了极大气力,她几乎听不清耳边的吵嚷,那种惊慌的热烈随着潮水般侵袭的苦味一点点变凉的掺杂在眼中,她几乎被淹没在人群中,几乎连迎合的笑都变得多余,听着耳边极致的喧嚣,低头连嘴角的笑都变得勉强,扯出一个苦涩笑意。
    “还是没有注意到我吗?”
    她像是失去所有气力,瞳孔只在眼中转动一圈,落在微微低下头的一侧。
    她几乎产生这种无解地疑惑,靠在座椅上,有种被排斥的无力感。
    浸透心底的凉意,渗入骨髓鼓囊堆积在胸口,她感到难受地想要大口喘息,满是落寞地目光隔着长桌上的杯碟,再次眺望去的,还是倾斜视线在昏暗的光下,黑框眼镜下的眼睛极认真地听着说话的眨了眨的男人。
    边渡。
    不禁,她在心中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看着身旁同事没注意地聊得开怀地发出一阵笑声,她不自然地挂着笑,跟着迎合,举起酒杯的,连着与同事喝酒挂起的笑的嘴角都变得格外生涩,跟他们一起碰杯。
    一杯一杯的喝下肚,离开小店几乎是跟他们一样。
    繁华通亮的街边,几乎是分成两拨站着的人群,站在与讨论着如何走的人旁,时不时有车从身旁路边经过的,单肩包搭在肩上,穿过人影和一段距离,静默地望着在朋友间说笑的高大的男人。
    眺望过去的目光,身高比远远看上去还要高大,他皮肤真的很干净,路边的光影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白衬衫撑着极宽的肩膀,扎入腰间的部分却又意外的紧实削薄,打理干净的头发露出额头和眉眼,连他笑起脖颈脉搏都格外好看的颤动着,明明站在比他还要高的朋友身边,却能让人一眼看中的,带着那种特殊的沉静内敛气质。
    忽然,一阵有些模糊的低笑声音从商讨着要不要再喝一顿的那端传来,那极为低沉稳固的,在她忍不住仔细去听的,笑着说了句“是吗?”
    那是他的声音?
    她轻侧地视线,隔着不算近的距离,站在身旁讨论着的同事从诸多话语中脱出的,问了一直未参与的她一句“要不要顺路送你回去?”
    她看那说话的同事看去的,微微带着笑道:“不了,我住的比较远,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
    说完,她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只恰巧一辆的士从前面驶来的停在他们面前,看向身旁的同事,她道:“已经很晚了,那我先走了。”
    “好,拜拜。”“路上小心。”
    听着身后同事的道别,她打开后座的车门,翻身,左手摁着车窗的边界,右手伸高朝他们挥手的,道:“下次见。”
    “下次见。”
    “师傅,到城南公寓。”
    坐进车内,关闭车门,汽车慢慢启动的朝着前面开去。
    靠着靠背,与同事分别的神采逐渐消失的,她目光变得点点黯淡,有些落寞地双手摩挲黑着的手机屏幕,只在身后的车窗随着车辆行驶摇晃变得越来越远,心里撑着难忍地酸胀,眼睫垂下,嘴角含着几分涩意的,安慰的自己落下眼眸一笑。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