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整洁的动物医院里,在护士与医生的检查下,单肩挂着包,陈鸣惜站在一旁看着实行反抗曲调在医生手中不安分动作的小狗。
    将狗狗放在单肩包里,宠物商店内,站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后倾着身体看着稍矮一层摆放着的诸多奶粉,在导购员的推荐下,陈鸣惜点了点头,似懂非懂地指着左边的道:“就拿左边这个吧,至于其它的……”
    她扭头看向周围货架。
    导购员微微一笑,“我来给你介绍吧。”
    夜晚时分,窗外树影摇曳,漆黑的房间内响起一道弱小嘤叫,从左侧的床上困倦地爬出被窝,把只有巴掌大的狗狗从窝里抱出的放在平铺尿垫,脸侧压在床边,伸长的手臂在半空悬着的,陈鸣惜闭合着眼像是又睡了过去。
    只在小狗上完厕所,她身体犯懒地把它放回窝里,又拿起桌上保温杯里放着的温热奶壶,在小狗反抗又顺从的摇头中,吧唧吧唧地喝完小半瓶奶的,她一个翻身重回被窝,闭上双眼,重又睡去。
    次日,晴空烈日,两侧高耸树木鸟鸣不歇,穿着警服,顶着太阳在路上巡逻,跟坐在开着空调小超市门前树荫下的一群老太打招呼,只顺着道路行走,在集市一侧的树荫下,听着一位阿婆重复着她刚才的话,陈鸣惜连说“没错”地给她指着方向。
    “恶劣啊!”
    沉静的办公室内似发生了什么的,从饮水机靠着的那面墙的窗前由右至左的走过,曹大益抬手在鼻前扇风,一拐进门,就道:“谁把男厕所弄堵了,气味太恶劣了!”
    正午时分标叔也在所内,只跟一位女警小吴刚说完解决办法,他扭头看来,笑呵呵的,不用猜便道:“不用说,肯定是孙庆。一回来我就见他急匆匆地进了厕所,保准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
    “呐,罪魁祸首来了。”
    他话语刚落,只向门外瞟了一眼的,立即捕捉到一道身影,手指向那个方向,跟着的曹大益也回头眺望去的,正对着超市的门外,向内弯曲的手里端着一瓶可乐,另只手里拎着一个蓝色的马桶塞,孙庆眯着眼,顶着日头,只从对面门口摆着一绿一蓝的自动贩卖机的超市走了过来。
    “下午好啊大家。”
    “你又跑哪里去了?”指着他手里的汽水,标叔道。
    “买汽水啊。”孙庆笑着回答,标叔只嫌弃地挥了一下手。
    孙庆不以为然,只抬起左手拎着的马桶塞对着旁边的小吴碍眼地晃了晃,只被她嫌弃地向后躲闪过的,“等一下”他嘴上说着,放下手里的马桶塞,左手伸向兜里索摸,汗水粘着胳膊有些艰难地掏出一张小票的,他低头把东西递给下小吴,“什么啊?”在对方不明接过看清是一张马桶塞发票的,成功收获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个是公共财产,呐,要报销的。”
    “啊……”不大的眼睛阖着,无语且嫌弃的,曹大益看着招摇地孙庆,“你肠胃不舒服还喝可乐,厕所堵着还没有水,等会儿有你好受的。”
    一听这话,孙庆就不乐意了,只手上动作连续夹击地嘟囔道:“上次下水管爆炸可是我挺身而出修好的!今天轮到小好卫生值班,他还会修理器械,就劳烦小好来吧!麻烦你了。”
    “不不,”视线盯着电脑,身板坐得直挺,仅在一旁听着,落音的末尾突然绕到他身上的,小好侧过脸,忙道:“我只会修器械,不会修水管,算了吧。”
    “我看我还是打电话给修水管的来吧。”
    放弃他们的,从怀里的口袋拿出手机,曹大益只从左半转过身的,拨打通号码,把手机贴在耳边。
    从曹大益肩膀侧过去的后方,那女警对标叔说了句“那我出去了”,便绕过孙庆走了出去。
    看她离开,标叔只看向喝了大口可乐的孙庆,指着他的道:“你还是吃点肠胃药吧,就在那边桌子下。”
    似听进去了标叔的话,孙庆只把手里的可乐放在桌上,侧身从小好身后走过,来到鸣惜空着的办公桌旁,弯腰乐呵地逗了逗在窝里肚皮朝天睡觉的小奶狗爪子,直起身扶着空着地座椅靠背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的,拿起摆在桌角的一盒小药盒。
    “鱼油、养肝药、辅酶Q10,还有两只蔓越莓果粉和石榴冻液。鸣惜真的在吃很多保健药,她的黑眼圈确实比刚来那会深了一个度,真是辛苦。”放下药盒,孙庆拿起两只像是果冻一样竖条包装的饮料,感到新奇地感叹道。
    “师傅过会就来。”挂断电话,也注意着这边的对话,曹大益右手伸向外套内的把手机放回口袋,边转过身说:“扩大了新区域,四个人轮流值班身体都还是有些吃不消,另外同事一时半会还来不来,我看再向上头申请一些人手填补空缺吧。”
    “如果真增加一些人手再好了,能有人帮忙分担工作。”声音伴着懒洋洋地调调平静,小好打起精神的朝这边看着。
    “哎!”伸出一根食指,标叔精明笑起,“我已经向上头递了申请,就等着通过,到时候可以派给我们多一些人手减轻负担,空下来,你们就有更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真的?”吃进一口冻液,孙庆瞬间被酸得皱眉,他含着嘴里大片酸意,拿远包装看着上面的文字,听到标叔说要加人,直接笑起,“那咱们可以去团建了,我看群里发的,可以跟其他区的人一起去野餐,有免费的烧烤吃。”
    标叔立即打住,“要把预防诈骗的宣传工作做完才行。小好,你等会去趟居委会办公室。”
    “好。”小好应答。
    刚说完,经过绿荫,一身深色外套加对讲机,陈鸣惜左手提着帽子,一个大跨步走上台阶,一进门就伴着一阵凉爽,道:“在聊什么呢?”
    一下从暴热进入阴凉宽敞的办公室,人几乎聚齐了。
    安装在头顶沾灰的风扇悬挂着,窗外的绿荫遮蔽着阳光,直冲着门的半扇窗户迎面吹着空调的凉风,落在阴影的宽阔区域大家分散地站着,只放着老旧电脑、文档、宣传物和水杯、花盆的办公桌占据了中间大部分空间。
    把帽子放在饮水机旁的桌上,热得脱掉外套,听着曹大益说话,她晒得满脸是汗的弯腰拿起搁在门旁的一摞矿泉水,从短袖露出的手臂摆动的拧开盖子,仰头咕噜咕噜的极热地喝着水,眼睛只低着看着发现她背后衣服湿透的标叔说。
    “哇,你背后都湿透了,小心中暑,去洗手间洗把脸吧。”
    一口气喝了一大瓶水,放下水瓶,她左手抬起,用手背擦了一下嘴,一点汗水的咸味只在唇边扩散,她皱了下脸,又喝了一口没什么味道的水,拿下的笑着说:“过会再去,我在这吹一下风。”
    只一转面,站在左侧的曹大益道:“过几天可能要有新同事来。”
    “真的?可以分担一部分工作了!再热一点,我真感觉要不行了,街上小超市门口的老大爷老太太真的好像感觉不到热一样,坐在树荫下打了一上午麻将,快十二点才回去做饭。”
    “他们每天都那样,你是没见过,之前我巡逻看到一家孩子放学在家门口等了两叁个小时,我陪他们等了半个小时,到天彻底黑透他们爷爷奶奶才回来,哈,一问原来是去打麻将,现在的家长真是不负责任。”孙庆道:“附近经常有偷渡客,要是他们的孩子不见了,后悔都来不及。”
    陈鸣惜听着,也不知是认同还是否认的,下唇微微向上努嘴,张大眼,略略抬眉的点了点头。
    标叔笑着,道:“我记得小超市门口的树下经常有人在那里聊天,附近有人想要租房子,或是镇里的最新消息都会去问她们。”
    “那要是我们办一些大案子,岂不是全镇人都能知道?”手里拿着一迭传单,清爽的风里,小好走过来道。
    “咱们是派出所,不是重案组。”身后,曹大益双手叉腰道。
    “哎,巧了,我手头上就有一起大案子。”
    “什么?”转头看向站在小好身前、背对墙站着的标叔,陈鸣惜道。
    眯着眼睛,标叔笑起,“学校防火宣传演习,是件大案子吧?”
    顿时,一阵嘘声。
    五官抬高地好奇瞬间降落压着眉眼,恢复平常的,陈鸣惜转回身,擦过跟标叔说着话一起向外走去的小好,经过他空着的办公桌,门外一个开着电瓶车的大叔正好来到的,令发现的曹大益向外走去。
    陈鸣惜来到自己的座位前,眨了下眼睛,在孙庆吃着的嘴里发现了挤扁的蓝色包装袋残骸。
    “这个真不好吃,我给你吃掉。”他边吃边笑着,只在鸣惜努起鼻子望着的目光下,笑呵呵地转身去拿旁边空调下的药盒。
    看他走出去,跟着走到自己座位的,弯腰打开左边抽屉的拿出奶罐,打开上面塑胶盖子的,余光仅扫过已经睡醒豆豆眉下的小圆眼昂着看她的小狗,她不自觉地会心一笑,弯下腰的,摸了摸它有些硬的毛绒脑袋,道。
    “等着吃饭吧。”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