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樱花随风摇曳,静谧舒适的街道一侧树长满高耸的轻盈樱花,柔和日光穿过花卉落在停于树下的白车,鸟鸣沁着温柔清风吹入向外推开的玻璃窗内,坐在二层清静的咖啡店窗边,听着对面朋友闲聊,陈鸣惜含笑,随着风吹过右侧脸庞,莹白皮肤被光照耀的明亮通透。
    “嗯,那应该给她买点零食。”
    靠在白色半圆靠背,脸庞感受着春季清风,左手把右侧碎发别到耳后,听着朋友说着生活的琐事,她端起装着加冰咖啡的玻璃杯,微抿吸管喝了口的,被朋友逗笑的弯起眼睛。
    “要真是那样,也不错。”
    窗花树荫摇动,一些花瓣掉落在地,绿色公交经过的楼下,在清白的透明二层内与另位穿着浅色针织衫的朋友说笑谈话,从她脸侧倾斜下去的樱花街道,一道经过高大樱花树下的浅色身影,只在她眨眼扭头向下眺望间,几乎变换的出现在她眼前。
    不知是春季花开氛围,还是与朋友相处的舒适氛围,一瞬地静默压在春季闲适氛围下。
    那穿着衬肩白衫,清冽的身影,手里只拿着一副相机,目光透过镜框不定地望着眼前的樱花,行走着。
    低垂眼睫下,被光照得透亮的瞳孔在风吹动间凝滞地望着那抹经过樱花街道的身影,沁着明亮笑意的脸庞低垂,压在桌面的左手拿起一旁手机,抬起的,随着和煦日光下无花果蜜般的笑容,对准那行走在樱花林荫下抬起手中相机拍摄樱花的边渡。
    “你认识他吗?”
    继续举着手机,透过屏幕看着那继续朝前走出咖啡店玻璃范围的白色身影,嘴角挂着笑,陈鸣惜只放下手机,抬眼看向面前的朋友,眼中闪烁着喜悦光彩,却笑着摇头,道:“不认识。”
    炙热原野,茂盛野草丛飞舞着蝇虫,苍白天际闷着日头透不出一丝风,紫外线直照,浓郁草腥夹在暴汗沉闷下,拉开蓝白警戒线的旷野分布着警服、白衣,亮着灯光的警车、救护车。
    穿着宽松的蓝色警服短袖,陈鸣惜跟曹大益站在一起,隔着十米眯眼看着法医在两叁个人的围观下处理着沾着泥土的薄膜,两人时不时地在说着什么,只听见身后隐隐传来汽车开来的轰鸣声。
    “曹队!”
    曹大益回头,微眯着眼睛,陈鸣惜跟着回头的,在苍白日光直照下,几乎只一眼,就看到那一身黑衣弯腰从车上走下的男人。
    隔着被碾压的草地,远远看着,将他全部囊括。
    又宽又薄身体衬着一身昂贵西装,打理规整的黑发压着面部轮廓,一副黑边眼镜藏着眼角冷光,带着黑色口罩藏匿情绪,像是刚结束述职工作般,只停在车旁,边听着一个同事讲述的,边单手拿掉口罩,露出清晰面庞。
    “就在那边。”那位同事像是说到他们,抬手朝这边指着。
    他目光轻移,面部动作极为细微,让人感到负担的,朝这边看来。
    “嗯。”
    有一瞬间,她在白昼下微蹙起眉头,有些遥远的,能看见他镜框下的目光凝滞而来的落在她的脸上。
    可只在对视的一秒,疲惫的眼睛在阳光下分外刺痛,她控制不住地闪烁眼睛低下了头,只在片刻缓和间,她再度抬起,看到的是已向这边迎面走来的边渡。
    “你来了。”
    来到二人面前停下,抬起的视线随着气管沿着胸口、口腔堵塞到鼻腔,瞳孔抵在上眼眶边界,疲惫的眼睛在强光下有些费力地眯着,有种黏腻的紧张堵在她的口腔的让她哑然地感到费力。
    “不好意思来迟了。情况怎么样?”像是从发布会匆忙赶来的,仿佛禁欲的,眼镜下的狭长眼睛直直地看向面前一身便衣的曹大益,嘴角终于抿起一丝笑,声音低沉的,边渡道。
    “法医还在检查尸体,不过初步看来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叉腰的手放下,曹大益平静回答。
    “谁是第一目击者。”
    “是我和madam。”
    镜片下的瞳孔微斜,边渡目光倾斜落在陈鸣惜的脸上。
    与其说紧张,更不如说是睡眠不足加上紫外线的照射,炙白光线照在她的脸上,她紧皱着眉,在一种苍白的笼罩下,脚下微移了步,道。
    “我们是分区派出所的警务人员。下午叁点二十分,我跟曹队在辖区巡逻途中经过这里,闻到草丛的气味很奇怪,我们就顺着气味寻找,可一直没有找到气味的源头,保险起见,我们就通知总局增加了人手,期间还尝试挖掘的找到了一具男尸。”
    曹大益接过话,“附近辖区经常有外人出没,一时半会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不过从身形和衣着来看,他应该不是本镇人。”
    “了解了,看来要在下雨前勘察完现场,麻烦你们了。”
    边渡笑着点了下头,只向右倾斜目光藏着一丝仿若相似的暗语,又看了一眼站在曹大益身边侧头于一位勘察现场的女同事打招呼的陈鸣惜。
    只在从两人身后眺望过去的法医抬头地对他喊“检察官,麻烦来看一下”,他仰头回应了一声“知道了”,只跟面前的曹大益点头,肩膀轻侧,绕行走过。
    当陈鸣惜回头,在他经过间,她只看到他镜框下清冷的双目。
    极冷又禁欲,疯狂的,他穿西装的样子真的让人疯掉。
    不过她的眼睛真的很疼,特别是刚才挖尸体的时候,还撕开薄膜碰了一手血。
    余光跟随他向后转动,曹大益也跟着脚步扭动转身过去,她边闭上眼,边想转过身看看的,用手摁住一只眼睛轻轻揉动地缓解眼部疲惫,再睁眼,苍白天际下,法医那边已有情况的围了四五个人。
    而周围矮草旁,也布满了重案组,法政部,村干部和路过围观的人。
    “像演员一样。”
    忽然,旁边鬓角流着汗的叔叔双手叉腰,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她像是听错了般,有些诧异地微微张眼,眼角的皮肤随着皱起的眉聚集,不太信的倾斜视线看着叔叔望着那背影,评论道。
    “又高又瘦又白,那个下巴一看就是晚年事业运好。”
    可当身后的意识回味过这一句来,不知不觉的,她嘴角沁起笑来,扬起轻盈笑容的转回头,低下目光的感受着那笑意的缘由。
    因为,她也觉得。
    “前辈。”她的身旁,只一个女警忽然出现吸引住两人目光,“麻烦一下,我要给你们做笔录。”

章节目录

精神接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牛奶少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奶少年郎并收藏精神接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