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空气对流强,带来一阵暴雨,霎时之间,天色一片灰暗。
    为了安全着想,沉临洲将车停在空旷的路边。
    雨下得又急又大,模糊了玻璃,看不清窗外景色,只偶尔听见有车辆破雨而过。
    池乔想到上次和他见面,也是个雨天。
    从春到夏。
    这见面频率,快赶上牛郎织女了。
    车内开着冷气,不知是不是下雨,气温稍降的缘故,她感到冷,不由自主地环抱双臂。
    天边突然响起一道雷,“啪”的一声炸开,带着震天撼地的威力,甚至有回音。
    她被吓得颤了下。
    从沉临洲的角度看去,她胸前挤出一条细细的沟,乳肉白而细腻,像新蒸好的白面馒头。
    越是半遮半掩,越是令人有往下探究的欲望。
    因为瞬间的惊吓,她脸上闪过恓惶之色,唇线抿紧。
    他拍了拍大腿,不容置喙地命令道:“过来。”
    池乔迟疑,不是不愿意,只是……
    “雨很快就会停。”
    没了雨幕的遮挡,到时路过的人,就会看到他们在做的事。
    一清二楚。
    “不做,但不是还没在车里弄过么。”
    密闭狭窄的空间,他字字清晰,像一簇簇火焰,灼烧着她的耳廓。
    池乔跨过中控台,调整了下姿势,两膝分跪在他身侧,背抵着方向盘,胸口与他不到半臂远。
    因为太近,呼吸都有些交融在一起,难分彼此。
    沉临洲做爱从来不火急火燎。
    对于既得的东西,他有极好的耐心,慢慢欣赏、享用。
    优雅得像草原之王狮子。
    他三指钳住她的下巴,迫她仰起头,俯首吻上她的唇,不由分说,长驱直入。
    她口腔里还有淡淡的奶香。
    沉临洲慢条斯理地攫取着津液,舌搅得发出腻乎的水声。
    窗外时不时的雷声和倾盆的雨声,是得天独厚的掩护。
    另只手,探入她的吊带下摆,直接在海绵垫上,或轻或重地抓揉她饱满的奶子。
    太久没做,可身体对这个男人的熟悉,让她很快动情。
    池乔低低地吟出声,尾音像淬过毒的小钩子,搔挠着他的心。
    又麻又痒。
    沉临洲推高吊带上衣,手指灵活地解开胸罩搭扣,两只白生生的乳房顷刻急不可耐地弹跳而出。
    他再次下达指令:“桥桥,自己捧着。”
    池乔合拢着娇乳,挤出深沟。
    他埋首进去,先舔一侧的乳肉,尚且还是轻柔的。
    渐渐的,他向嫩粉的乳头进攻,变成吮啃,舌尖无规律地绕着乳晕打转,偶尔划过立起来的乳粒,吃得“啧啧”作响,仿佛那是什么人间至味。
    坦陈地说,她是很喜欢他吃她的奶的。
    它们不算很大,但特软,奶油似的,能化在他唇舌之下。
    腰也是,随着他吃奶揉奶的动作,小幅度地摆动着,上半身被压得向后仰,直到无路可退。
    池乔嗓音条件天生的好,天生就该吃歌手这碗饭。
    而她婉转低吟时,将优势发挥到极致,既媚又柔,丝丝缕缕,成了能割喉索命的韧丝。
    男人这种生物,本性本就低劣,非但不躲,反而甘之如饴。
    沉临洲没想过做正人君子。
    他愈发用力,想听她叫床再大声些。
    “奶子是不是变大了?”
    之前能一掌完全包住的大小,现在会漏出一点乳肉。
    吃过糖的嘴格外甜:“是吧,你揉大的,专门用来喂你。”
    “喜欢吗?”
    “嗯……”她哼哼两声,身体软无力得不行,可还在将奶子送进他口里,“沉临洲,你好会舔……再重一点,啊!好舒服。”
    池乔知道他想听什么。
    或者说,她的学习能力强到,可以揣摩出,性爱时,男人喜欢听什么。
    全是技巧。
    沉临洲忽地就不想听了,一边大力揉搓她的双乳,一边封住她的唇。
    哪处都不留力气,在痛与爽之间,催发情欲。
    呻吟混着粗喘,堵在喉咙里。
    雨势不见小,噼里啪啦地砸在窗玻璃上,天上滚着雷,黑云笼罩,树在风中疯狂摇曳。
    如果真在末日里做爱,大概别有一番刺激。
    池乔神思迷离,双颊潮红,皮肤滚烫。
    她后知后觉,有一样硬物,隔着粗糙的牛仔裤布料,勃发地抵住她的腿心。
    与此同时,她感到内裤一阵湿意。
    是,自己流的水。
    ——
    下午突然发高烧,憋了一章短的,最近好像又有流感,大家注意防护~

章节目录

池中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在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寒并收藏池中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