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乔阖上眼,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过了一遍刚认识沉临洲时的事。
    那年七月,中考成绩出来,池乔摘获全镇状元,全县第三。宁河镇多年未有的好苗子。
    老师何明莱兴致冲冲地找到她的父母。
    他们的拒绝在池乔意料之中,但难免会失落。
    池艾宁刚工作没两年,薪水仅仅够自己的温饱,只有逢年过节,才拿得出钱给父母。
    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池建中作为独子,承担起大部分责任。
    还有一家的生活开销,池岩山上学……
    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供池乔去市里。
    镇上没有高中,得去县城,可无论师资力量、升学率,都远远比不过市里。
    何明莱惜才,觉得池乔肯下功夫,又挺聪明,去市重点的话,考个重本问题不大。
    宁河发展不起来,是受制于交通。宁河周围山多,是庆城最偏远的镇,自然资源又少,多年来,一直在庆城的区县镇里吊车尾。
    池乔当然想走出去,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想得到更多。
    可与出生如影随形的贫穷,像沉重的山,会压得所有愿望、努力都无法冒头。
    老师还在想办法。
    她刚大学毕业就来宁河支教了,其后一直没走,也没结婚。池乔是她当班主任带的第一届。她虽年轻,但对学生的上心是实打实的。
    那天,池乔拎了一只家里养的鸡,打算感谢老师的知遇之恩,顺便跟她说,升学的事,算了。
    何明莱住在教职工宿舍,因放暑假,学校里只有一个打扫卫生的老大爷。
    她意外地看到坪地停了一辆黑色的宝马,但没多想。
    何明莱不在宿舍,池乔转去办公室找她。
    才走到门口,便听到老师的声音:
    “……聪明、勤奋,性格也好,任课老师都喜欢她,就是家里条件太差,送不起……”
    池乔正犹豫要不要敲门,被绑着腿,挣不脱的母鸡,突然一个劲地扑棱翅膀。
    听到动静,何明莱开门,看见她。
    何明莱压低声:“月桥,快过来。给你介绍个贵人。”
    她揽池乔进屋,“这个就是我刚刚跟您说的那个学生,池月桥。”
    一个年轻男生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那就是张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破烂的木椅,偏偏被他坐出了一种昂贵感。
    他很年轻,不比她大很多,白白净净的。
    池乔极有眼力见,立马小小鞠躬,打招呼道:“哥哥你好。”
    沉临洲看着她手里的鸡,扬眉,“这应该不是给我的见面礼吧?”
    是或不是,似乎都不合适。
    她瞥了眼老师,回道:“哥哥,你喜欢吃鸡吗?中午可以杀了吃。”
    “你会杀么?”
    她点头,“会的,在喉咙割一刀,把血放干净,再开水烫毛,拔掉,破肚。”
    他似乎没料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说起宰杀家禽,这么平静。
    池乔笑了笑,“哥哥,你的手像是弹琴的,肯定没杀过鸡鸭鱼。”
    “确实没有。”
    “那你会弹琴?钢琴?”
    “一点点。”
    她的手指在空中,模拟着在琴键上跳跃,说:“应该很好听。”
    何明莱这时开口:“沉总,今天中午就留下吃顿便饭吧。”
    沉临洲说:“没这么大牌,叫我名字就好。”
    那怎么行。有求于他,自然是得捧着。
    何明莱不但叫,还毕恭毕敬的。
    暑假留校的老师们都是自己做饭,池乔跟何明莱一起去厨房。
    原本说外头热,叫沉临洲在办公室静候,他说想去看看,就变成三个人。
    先宰了鸡,又从地里摘了一些新鲜的豆角、辣椒、茄子、丝瓜什么的,做了一桌子菜。
    池乔年纪虽不大,但帮父母做惯了家务,动作十分麻利。
    沉临洲注意到她的手。
    她发觉了,但没有打算遮掩。
    她手指很细,但生得并不好看,皮肤又糙又黑,一点也不精细,指甲倒是修得整齐——这是唯一的优点了。
    她想,他们之间有不小的阶级差距——这是世上最直白,也最残忍的东西。
    所以她藏无可藏。
    到现在为止,池乔都搞不清,那个姓沉的哥哥是什么来头。
    只知道,他的到来,和她有关。
    因为老师暗示她,要表现得好一点。
    池乔的嘴甜,不是生意场上的阿谀奉承、油嘴滑舌,因她没出社会,成长环境又简单,反倒透出稚拙、朴素。
    她个子小,不及他的肩膀,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两岁。
    何明莱临时去外面接电话,留池乔和沉临洲在屋里。
    池乔问:“哥哥,是不是菜吃不惯?”
    每道菜他就象征性地动了两筷子。
    她想想,作势要起身,“你吃西瓜吗?井水泡过的,又凉爽又甜。”
    “不用,你多吃点。”
    不算关心,只是客套。
    但池乔当真一刻不停地吃着,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毕竟平常日子难得能吃鸡。
    沉临洲见她吃得格外香,问:“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她有些茫然地摇头,“不怕啊,你是老师带过来的,怎么会。”
    “假如你老师也不知道呢?”
    “老师相信你,而且,你身上有一种,”她思忖着,下了定义,“很干净的东西。”
    这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
    没有圆滑世俗的市侩,没有饱经磨难的沧桑,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像……一颗苹果。
    不管它身处路边摊,还是高档餐厅,都不会显得太廉价,或者高攀不起的水果。
    大概是沉临洲给了她错觉。
    她以为他们有钱人,都这样好相处。后来才知道,不是的。很多人的傲慢与偏见早已刻进了骨子。这个道理,她去了庆城才领会到。
    而当时的池乔,想到一种可能性,是不是,他能帮自己去庆城上重点中学呢?

章节目录

池中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文学只为原作者在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在寒并收藏池中洲最新章节